“四个伟大”何以风行全国5年

 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名字前面一度有四个修饰语,即“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这就是含有浓厚个人崇拜色彩的“四个伟大”。毛泽东虽然对“四个伟大”不以为然,“四个伟大”却在文革岁月流行了5年,这不能不让后人思考。
  “四个伟大”的出和形成
  1966年8月2日,《人民日报》第6版刊登新华社8月1日电讯报道,亚非作家常设局秘书长森纳那亚克出席上海市副市长的欢迎宴会,并讲话说我们亚非作家和人民尊敬毛泽东主席,毛泽东主席是全世界革命人民的导师,我们非常尊敬毛泽东思想,因为毛泽东思想给予全世界革命人民以正确的政治指导。
  8月1日,《人民日报》第2版刊登北京大学数力系周正清、陈文浦、李安桂、王升臣等4人的大字报,题目是《毛主席是伟大的舵手》,文章中说“毛主席是革命的伟大舵手,把革命的航船从胜利引向胜利,走向光辉灿烂的未来——共产主义社会!”
  8月18日下午,毛泽东第一次在北京天安门接见红卫兵。这次接见大会由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主持,林彪副主席讲话。陈伯达在讲话中说“我们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今天在这里同大家见面。毛主席时时刻刻都是同群众在一起的。”林彪的讲话中有这么一段内容“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高司令是我们毛主席。毛主席是统帅。我们在伟大统帅的指挥下,好好地听我们统帅——毛主席的话,文化大革命一定能顺利发展,一定能取得伟大胜利!”
  8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毛主席和群众在一起》,社论开头就说“1966年8月18日,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穿着人民解放军军装,同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以及其他同志,在天安门上检阅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百万大军。”
  这是“四个伟大”第一次在党报上出现。
  8月31日,毛泽东第二次接见红卫兵时,林彪首先讲话,开口就是“我代表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向各地来的同学问好,向大家问好!”
  之后,“四个伟大”便铺天盖地地流传开来。
  在“四个伟大”中,“伟大的导师”为什么排在最前面?据当时的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穆欣说,这是康生的“功劳”。穆欣回忆说“康生还把几本外语词典带到中央文革小组会议室来,翻查、考究、推敲的结果,认为‘伟大的导师’最重,应放在前面。”现在看来,“四个伟大”的形成,是外国友人、高校学生和中央一些重领导人集体智慧的“结晶”。
  毛泽东对“四个伟大”不以为然
  1966年12月1日,周恩来报送《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革命师生进行革命串联问题的补充说明》。2日,毛泽东在审阅时,将文中“毛主席”之前的定语“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删去。
  1967年2月3日,毛泽东对来华访问的阿尔巴尼亚友人卡博和巴卢库说“又给我封了好几个官,什么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就不高兴。但是,有什么办法?他们到处这么搞。”
  1967年12月底,人民日报社起草好了1968年元旦社论,请毛泽东阅批。毛泽东汪东兴拿着社论的稿样,去钓鱼台找陈伯达和姚文元,把“四个伟大”划掉。去之前,汪问毛四个伟大全删掉,不留一个?毛泽东想了想说那就留下一个吧。汪东兴问毛泽东留下哪一个。毛泽东说我是当过教员的,就留下那个导师吧。其实导师就是教师,不过比教师高明一点。
  毛泽东对“四个伟大”不以为然,并不代表他对个人崇拜不以为然,恰恰相反,毛泽东认为,有必搞点个人崇拜。197年12月,毛泽东会见斯诺时谈道“那个时候的党权、宣传工作权、各个省的党权、各个地方的权,比如北京市委的权,我也管不了了。所以那个时候我说无所谓个人崇拜,倒是需一点个人崇拜。过去这几年有必搞点个人崇拜。”
  毛泽东与斯诺说的“有必搞点个人崇拜”,是他发动大跃进所需的,也是他针对发动文化大革命来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失败后,毛泽东为维护他树起来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也维护他的个人权威,就更需搞他的个人崇拜。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林彪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出格的溢美之词,正是他对毛泽东内心世界的深刻感悟。于是,在林彪集团的推波助澜之下,“四个伟大”的口号迅速在全国流行起来。“四个伟大”在文章、报刊通栏大字标题,街道大幅标语、各式工艺品(像章、笔记本、宣传画)和介绍信、粮票、布票的图案里,甚至脸盆、茶杯上比比皆是,覆盖了当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当时的人们看来,贯彻、体现毛泽东思想照耀、指导着人们的生活,就有一定的形式来表达。因此发明了“早请示,晚汇报”。早请示是在机关上班、学校上课、商店开门、生产队出工以前,全体参与者都站在毛泽东像前,站成一个方阵,鞠躬行礼,手握红宝书举过头顶三呼“敬祝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唱《东方红》,朗读毛主席语录。“晚汇报”则是检讨自己一天有无缺点错误,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忏悔,歌曲改为《大海航行靠舵手》。
  “四个伟大”退出历史舞台
  “四个伟大”的使用高峰集中在1966年和1967年2年间。到1968年、1969年,已经大大降温,到197年就日渐式微,1971年9月后,就完全销声匿迹了。“四个伟大”在中华大地风行了整整5年。
  197年8月23日至9月6日,庐山九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敏锐地发现林彪一伙想利用突然袭击阴谋手段窃取国家权力的企图,很策略地抓住陈伯达的问题,点名进行了严厉的批判,打乱了林彪集团的部署。
  此后,毛泽东在讲话中表示出对搞个人崇拜“搞得很过分的人”的不满。与此同时,他采取了三项措施甩石头,挖墙脚,掺沙子,对军委办事组的领导班子开始进行调整。12月19日,毛泽东对开好华北会议作出批示,对黄永胜、李作鹏点了名。
  毛泽东对“四个伟大”的反感与日俱增,他对“四个伟大”的批评已经完全成了一种政治语言,一种政治信号。这个信号正是针对林彪集团的。
  1971年9月13日产,林彪叛逃出国坠机身亡。此后,各地群众大举批判林彪集团反党叛国行径,采取了一系列去林彪化的措施,与林彪划清界限。湖北省黄冈县林家大塆,林彪出生的地方,1967年竖起的毛泽东与林彪并肩而立的巨大钢筋水泥结构塑像,被有关方面用雷管炸药炸毁,林家大塆也改成了白羊大队。清华大学和其他各地毛泽东塑像底座上林彪“四个伟大”的题词也都被清除了